一只大大的Croissant!

【韩叶】荒河番外 忙音【完结】

清一色无法辨识:

          韩文清见到了叶秋。

          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路口遇见了。他们看到对方,而后一言不发的慢慢走向宅院。这里是叶家的房子,周围静谧极了,极少有车从门前的路上经过。

       “来的还有别人。”叶秋突然说。

         ”恩。“又走了几步,韩文清缓缓地回答。      

         叶秋的右手插进兜里,又从兜里拿出来。他停下脚步,背对着韩文清说。

       “你来了就都到齐了。”

          韩文清也停下。

         ”啊。“这一声回答缓缓地飘出来,尾音消散在微不可闻的吸气声中。

        ”我们走吧。“叶秋迈开步子,他踩过坠落下来的树叶,还未完全散失水分的叶子并没发出任何声音,只是软软的扭曲了一下身形,而后被扬到路边的草丛中。树叶仍旧是绿色的,零零星星的趴伏在路上。

         已经是秋天了。

         韩文清走过那些叶子想。

          

         大厅的门被打开,他们终于在此会面。

         叶秋,魏琛,苏沐橙以及韩文清。他们的视线相交在一起,想说什么却又最终说不出什么,都只是张了张嘴,哑着口硬扯出一个礼节性的弧度,随后这个弧度从他们的脸上迅速地剥落。 这里不需要礼节性的微笑,所以没有人在尝试这件事。

         就像是古老的油画里才会出现的画面一样。

         大厅的正中是穿着黑衣的四个人,光从头顶洒下来,他们围站一圈。他们风尘仆仆,日夜兼程。安静填充了所有的沉默。

         他们来参加一个老友的送别仪式。

         叶秋最终打破了这种沉默。

        “走吧。”他说。

         他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没有人跟上他的步子,他也没有回头,只是不慌不忙的走向大厅的另一侧。

         每个人都在走他们自己的路,只不过终点相同罢了。

         他伸出手握住了房间门的把手。门很沉,他几乎快要推不开这扇门。叶秋搓了一下手,指节发出僵硬的鸣响声,只要他接着一个用力,他们将要面对的事实的最后一道防线将在他们眼前分崩离析。

        “咔哒。”那扇门离开了叶秋的手掌,摇摇晃晃的退向墙壁,而后平稳的撞在了墙上。

         “咚。”

         空气中最后的宁静被这一声敲出裂纹来。裂纹在黑暗中迅速地生长,在光吞噬屋内的一瞬间,它簌簌的落到地上。

         最后一道防线终于被摧毁了。


         一个深木色的盒子就那么静静的躺在房间正中央。

        小小的,哑面的木盒子,有着柔和的质感和分明的棱角,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就像一个小小的沉睡着的婴儿。

        苏沐橙的肩膀终于抖动起来。她颤抖着,那幅度像是感染一样从她攥紧的拳头蔓延至全身,她的呼吸声变得尖锐而紊乱,从紧咬的嘴唇中泄露出来。

        压抑着的哭声在胸腔里鸣响。

        在小小的房间里鸣响着。

        韩文清的头疼起来。

        

        “操。”

        “叶修。”

          ”你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魏琛的声音艰涩的被从嗓子眼中挤出来。      ”你真。“他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握在一起又松开,握在一起又松开。最后他终于痛苦的发出一声低吼,飞快的逃离了这个房间。

          

             消失了一个音源。

             房间里剩下保持原状的叶秋,哭泣着的苏沐橙,和没有任何表情也不见任何反映的韩文清。

            ”我哥哥。“叶秋背对着韩文清说。”最后想给你打个电话。“他从胸前的口袋中取出一个手机来。”他当时就要进手术室了。我也不知道他找你有什么急事。“叶秋的话轻轻地落在韩文清身上。”他没能再接到电话。“

            韩文清像是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包从手中滑下去被韩文清死死攥住。叶秋把手机递给他,那个手机是满电的。韩文清接过手机。

            他从包里取出自己的手机,解开屏幕锁,忽视桌面上两个人的合照径直点开电话,他手上的汗把屏幕弄花了,凉意从接触处一路攀爬上来。

            三天前。

            是三天前。

            他从外面回来接过妻子递来的电话,上面显示着来自叶修的未接来电。韩文清回拨回去,没有人应答,他也没把这放在心上。

            如若说一件事的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那么错过一件事只要符合任意一个否定条件就可以。


            如果他能早一点回去呢,早一点接到妻子递来的电话,给叶修回拨回去,而后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两个人天南海北没什么咸淡味的鬼扯一通,在挂断前,叶秀会轻描淡写的跟他说’老韩我要做个手术‘,而后叶修手术结束,术后恢复也全都结束,他们会聚在一起喝一杯酒,纪念叶修从鬼门关走过的这一次。

            韩文清垂下眼帘。

            或者叶修就什么都没说,打电话过来就是闲扯淡。

          

            那也好。

            好过他委委屈屈的睡在一个小小的方盒子里。


            叶秋走过来,塞进他手里一张卡。

          ”给你的。“

            而后叶秋轻轻地拦过苏沐橙,把她带离这里。


            那是一张荣耀的账号卡。


            房间的角落里有一台电脑。韩文清把两把椅子搬到电脑前并排放好。他从房间正中间的桌子上轻轻地捧起叶修,把他安置在自己身边的椅子上。开机,插入账号卡,登陆游戏,一切轻车熟路。

           屏幕重新在韩文清眼前亮起来的一瞬间他怔住了。

           人物id:长河落日

           职业:拳法师

           太像大漠孤烟。

           除了那些太稀有的装备长河落日身上并没有之外,所有大漠孤烟应有的装备在长河落日的背包里都整整齐齐的排列着。有的装备虽然级别低一点,但是完全是按照大漠孤烟的原型来制作的。

           这个账号的创建时间很晚,5月29日。

           韩文清的婚礼。

           火红色的,英气逼人的长河落日诞生了。


           韩文清弯下身缓缓地抱住了那个小小的盒子。

           他把额头抵在上面,脸颊贴蹭着冰冷的木头,一动不动。

           ”来啊。“他勒紧双臂。

          ”竞技场见。“

          ”我才不信你用拳法师能赢过我。“

          ”长河落日怎么可能赢得过大漠孤烟。“

           

           他轻轻地笑起来,冰冷的木头只是安安静静的抵在他的胸口。

           像是疲倦的鸟兽终于找到归巢。

           像是绝望的溺水者终于找到广阔而温暖的土地。

 

           像是荒芜之河边留下的雨水的痕迹。


         “我们终将在茫茫天地间相会。”

end

全文完

        

        

评论

热度(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