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大的Croissant!

【TF】十年(一千零一夜之第八夜)(网球国手X摄影师)END

aileen瑭:

XF前天放出来的设定不二可能是摄影师!简直苏好吗啊啊啊啊!瞬间一万个梗在脑海里崩腾,《网球国手与体育摄影记者不得不说的故事》、《你在温网的场地里挥汗如雨,我在热带的雨林中快门闪个不停》、《人物专访:手冢国光》(摄影:不二周助)妈呀感觉网球国手和摄影师的梗简直能玩一万年~\(≧▽≦)/~(事实上我圈也确实从很早就开始玩这个梗了www),激动得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开电脑码字,正好充当521贺文!XF大大时间选的真好!计划通!






那么天黑请闭眼! 






【第八夜】十年(网球国手X摄影师)




手冢咽下最后一口早餐的时候,手机恰到好处地响起来。




“您好。”




“国光,”经纪人安娜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今天的日程有点紧,下午是MEGA杂志的约拍,所以我帮你取消了下午的例行训练,上午你的训练结束后我去俱圌乐圌部接你。”


“约拍?”手冢收拾餐具的手一顿。


“嗯,因为MEGA杂志有迹部集团的股份,上次走了迹部先生的关系来邀请你担任一期封面人物,当时是答应了的。”安娜提示道。


“啊,”手冢一下子想起来了,他本身就跟媒体打交道不多,若不是因为MEGA在业界名声一向不错,又是迹部亲自来当说客,他也未必会答应。“那把上午的训练延长两个小时,再在晚上增加两个半小时,麻烦帮我通知教练吧。”




“国光……”安娜无奈地皱眉,“大赛结束后伯克朗说了你在接下来两个月可以适当的休息。”


“不能大意。”手冢正色道,跟经纪人结束通话后又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依旧关机。




一个月前手冢国光在温布尔登的草场上拿下的第二个大满贯把他推上了滔天的舆论高圌潮,即使向来私人生活曝光率极低的国手先生,在这一个月里也被各种各样或公或私的庆祝活动与无孔不入的记者们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即使手冢不胜其扰。




所以即使大多数人都难以解读出这位经常面无表情的球手的情绪,但是如果手冢国光少数几个交心的朋友在场,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友人明显不似往常的冷静淡然,甚至于有些不豫。


但是摄影棚里的工作人员们显然不具备这样察言观色的能力,所以在手冢进入摄影棚的一瞬间,身上就聚焦了几乎是全场的目光,MEGA杂志的负责人激动地冲过来跟他握手,边握还边激动道,“啊这就是握过温网和澳网奖杯的手啊!”把在一旁的安娜差点逗笑。


不过负责人今天看起来是真的很高兴,或许是因为手冢国光能够答应这样的合作确实太难得,也或许是因为——


“今天真是双喜临门,我们一下子迎来两位贵客。”负责人喜不自禁地边说边带着手冢他们往化妆间走,“为了让手冢先生跟我们这次难得的合作有最好的效果,我们特意邀请了一位我们关注很久却一直没有合作机会的优秀摄影师!”


安娜跟MEGA有过几次合作,今天也确实注意到MEGA的专职御用摄影师马克不在棚里,于是顺着负责人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很巧也是日本人,想必跟手冢先生很有共同语言——不二周助先生!”




被提到的人把头从相机后面抬起来,摘下黑框眼镜,眼睛一弯,朝来人的方向露出一个笑容。


“你们好。”


温润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同样是带着点日本口音的英语,从手冢嘴里说出来总是带着几分刚正的味道,从这个年轻人嘴里说出来,却令人觉得分外悦耳动听,安娜居然被那个笑容看得脸一红。


不二走到他们面前,朝手冢伸出手,笑意仿佛从嘴角渗透出来,“部圌长,好久不见。”


手冢压下眼底一抹隐晦的震惊,伸出手去跟不二握了握,“好久不见。”




“咦?”负责人和安娜在一旁瞪大了双眼,“二位认识?”


不二轻笑一声,“我和手冢君是国中同学哦。”


近几年在业界声名鹊起的天才摄影师不二周助太低调了,低调到算是圈子有重合的MEGA也不知道这样的关系,而且如果不二周助跟手冢国光是同学的话,众所周知手冢国光和当红偶像菊丸英二是老相识,那么……“您也认识菊丸君?”


不二脸上笑容更甚,但没有接话,倒是手冢扶了扶眼镜,沉声道,“同桌。”




负责人目瞪口呆:猛料!


一旁的摄影助理突然想起他们看到那位当红偶像三月新片时对于拍摄风格莫名的熟悉感,“那菊丸君上次的新出的写圌真……?”


“啊,是我的作品没错。”不二承认得大大方方。


偶像!小助理激动得手足无措,蹬蹬蹬跑去帮着准备器材了。




“那么手冢君,”不二含笑抬起头,“对这次拍摄有什么要求吗?”


手冢意味深长地凝视他,“没有要求,你决定就好。”


“好的!”不二愉快地合掌,“手冢君真是好说话。”挥挥手示意化妆师可以把人带过去化妆了,“最淡最淡的妆,打点粉就好。”然后径直走到衣架边,手指顺着衣架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划过,认真地打量着,直到在一套衣服上停住,脸上漾出些笑意,转过头对助理说,“换纯白的背景板,只留正面主光。”然后顺手抽圌出选中的那套衣服递给刚好从化妆间走出来的手冢,“就用这套吧。”


在一旁观望的负责人犹豫道,“不多试几套再决定吗?”




然而这句话几乎毫无作用,手冢接过不二递过来的衣服直接默默进了试衣间。




等手冢出来的时候,棚里的人几乎全都眼睛一亮。


不二挑选的是一套黑衬衣西装,穿在手冢身上分外妥帖合身,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手冢身上因为长期的运动锻炼出来的紧实肌肉线条,优雅而性圌感。


手冢被助理带到背景板前,背景和光线已经调好,白色的背景板把手冢身上的每一个细节映衬得纤毫毕现,所有的光线聚焦在他身上,黑衬衫隐隐泛出些暗色光泽。


即使再怀有疑虑的人也不会再质疑不二的品味——手冢穿这套衣服实在太适合,配上他一贯偏冷的气质和坚定的眼神,站在聚光灯下恍然间让人以为是阿圌波圌罗神祇。




第一组的照片完成得很快。不二成名主要是因为风景照,MEGA这次联系他合作人像摄影也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如果说知道菊丸英二的新片是他拍的这个消息给MEGA吃了一个定心丸,那么第一组拍出来的照片无疑让MEGA大喜过望。


每一个眼神和动作的捕捉,每一个细节的强调,整体气质的勾画……


负责人一边偷眼瞄那些一张张足以让大部分女人尖叫的样片,一边喜滋滋地在心里盘算着这张要放封面,那张要放内页……然后看到不二把第一组照片存好,兴奋道,“不二先生,第二组需要什么类型的衣服?”




不二拿过自己的包,笑着眨了眨眼,“第二套我自备了。”


“欸?”


然后一套衣服被交到手冢手里。




根本不用抖开,手冢只要眼睛看到一个边角,手指触到一片布料,就能立刻知道不二给他带来的是什么。


熟悉的蓝白相间,青学队服。




外套的边角还绣着“手冢”两个字——拿到量身定做的正选队服后绣上名字是他们的惯例,国中三年手冢的个子拔得飞快,国三那年重新定做后,不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主动请缨要替他绣上这两个字。


手冢凝视着熟悉的、歪歪扭扭的自己的名字,嘴角几乎就要溢出笑意。


他抬起头看不二,后者弯着嘴角,“你长高了不少,我请人稍微改了改,应该能穿。”




手冢再度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不二几乎一晃神以为回到了还在青学的日子,阳光亮得晃眼,部圌长从部活室里走出来叫他们集合。


而事实上,换上青学队服的手冢也确实感觉一下子有了学生的意味,在场的人都有些讶异——穿着这套运动服的手冢国光实在和他平常的形象有些不一样。


手冢重新回到摄影棚中间,背景板已经换成了纯正的深蓝——那种被不二在心底称为“青学蓝”的颜色。




不二静静地透过相机的小孔打量自己的拍摄对象,视野里大片的蓝和中心的手冢,仿佛带着年轻时候的每天挥汗如雨的阳光和空气定格在镜头里,不二按了好几下快门,放下相机,对上手冢凝视他的眼神,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怀念。


他放下相机走过去,伸手解开手冢队服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把领子敞开,然后顺着肩膀轻抚下去压平一些褶皱,又拉了拉手冢的衣角,最后轻扶着手冢的腰,微微改变了一下他站的角度。


起身离开几步,打量了一下,满意地坐回相机后面。


手冢的眼神粘在他身上,晦暗不明。




第二组照片拍完后,趁着不二选片的间隙,手冢拿着自己原来的衣服进了试衣间。


MEGA的人围在相机旁,对第二组照片啧啧有声地称赞。


重现现任国手的青涩球场形象,这个噱头应该足够让这期杂志销量爆炸。负责人激动地指一张,拍板道:“就这个!封面!”


不二仍然是笑着,瞟他一眼,“我记得合作的事项里说明了,在选片方面我有决定权。”


“咳……”




“不二。”试衣间突然传出手冢的声音,“你过来一下,衣服出了点问题。”


“咦?”不二一愣,连忙往试衣间走,门虚掩着,他直接推开。


下一秒他就眼前一花,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翻了个身抵在门上,试衣间很小,手冢炙热的呼吸近在咫尺。“玩够了吗?”故意压低的嗓音钻进不二的耳朵里,激得他一颤。


不二微微睁开眼看许久未见的恋人,宝石蓝的瞳孔里流转着融融的笑意,“差不多。”


“为什么早上一直关机?”轻吻了吻不二的脸颊,手冢问道,刚才趁着拍摄在他身上乱圌摸的账,可以留到晚上再算。


“在飞机上呐,”不二耸耸肩,“前天才回到东京,时间太紧了。”




手冢再有什么不豫也烟消云散了,不二上个月跑到了亚马逊,即使皮肤再白也难免晒出一些痕迹,连日的奔波让他眯着的眼角也有了一丝疲惫,手冢把人搂到怀里,轻声问道:“怎么想到过来?”


不二满足地在恋人肩膀上蹭了蹭,调笑道,“大冠军忙得没时间回去,只好我来找你了。”


“待几天?”


“给自己放了长假~”不二邀功。


手冢松开恋人,嘴角难得地翘了翘,然后率先走出门去,不二跟在后面,面色如常。




不二回到相机旁,手冢和安娜收拾好东西后向大家告辞,走出MEGA大楼的时候,手冢突然出声,“安娜,麻烦你取消今晚训练的预约。”


“恩……啊?!”女经纪人震惊地看着他坚定的神色,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嘀咕道:“说好的不能大意呢……”




晚上,向来一个人住的公寓,因为迎来了另一位主人而显得异常温馨。


手冢和不二窝在床上,不二翻着自己背了一路的大相册,兴致勃勃地给手冢数自己这次热带雨林之旅的得意作品,手冢安静地听着,眼里全是暖意。


当初不二正式决定把摄影师作为职业的时候,手冢只讶异了一秒,随即释然。


倒是觉得很适合不二,恋人的性子他了解,手冢国光能够日复一日地去做一些不变的事情,并长期有耐性而不厌倦,不二周助也许也可以,但如果能让他总有新的体验,不二会更开心。


所以手冢一直爱极了不二每次跟自己分享作品时候的样子,骄傲快意,眼里全是一些亮闪闪的东西。




不二感受到手冢的目光,抬起头来冲他一笑,然后道,“国光,我好喜欢你。”


手冢不动声色地把人搂近自己一点,“因为我没有把你的暗室改造成健身房吗?”


不二扑哧一笑,想到难得被自己启用的、这间房子里的暗室,为了腾出足够的地方,手冢自己的健身房憋屈地缩在屋子里的另一个角落,第一眼看到自己的暗室时,不二高兴了整整三天。


他跟手冢交换了一个亲吻,“不是因为那个啦。”




突然想感谢你。


在所有日复一日不曾改变的风景里,唯一能够不让我厌倦,并且投入最真挚长久感情的,就是你。


只有你。


“我爱你。”




【第八夜】END




天亮了~又是一个平安夜!



评论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