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大大的Croissant!

【塚不二】エピローグ「ABO|白石藏之介 ver.」

夕烧:

作为 By your side 的前篇,亦可独立成篇,阐述的是一个手塚和不二婚前婚后十六年间的故事。


前几天无限循环的白石角色歌エピローグ,使得灵感来得太突然,不得不顺着自己心意抛下文案在原本的ABO系列构想下额外添置了这样一个篇章。


感谢细谷佳正さん的作词与演唱,以及塑造出同样世上只有的白石蔵ノ介。


===================






越柔嫩而明媚的花朵,所带的毒便越是剧烈而危险。


白石藏之介在一开始就清晰地明了这个道理。




一个人拖着沉重的拉杆箱走在人来人往疾步匆匆的机场,脑子里却是一遍又一遍地过滤着新研究的理论方法与数据建模。


答案似乎就在眼前,却迟迟归纳不出一个能概览全局的结论。


真是太糟糕了。


习惯性地舒展了下双臂,然后转过头去想要征求最得力助手的援助,却被极具现实感的冰冷空气激灵了一下。




他,只是一个人在人海中漂流而已。




十年了,他重新又回到了东京这片无限美好又让人伤心的地方。


不知道那偌大的实验室是否越显空旷,而那葱茏的植株与花朵是否依旧寂寞生长。




他和那个人,都已经不在这里很久了。


于是不禁轻轻的闭上眼睛回想,却又下意识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能沉浸于无意义的回忆中。


因为毒,会再次悄悄缠上身体与心灵。




他们相识于全国大赛半决赛的首轮争锋。


白石藏之介作为一部之长,作为一名Alpha,觉得对手是Omega这一点本身就带着敌方学校挑衅的味道。


所以,当对手不能从自己手中夺得一分,推送着圣书般的网球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地走到赛末点时,无人不知大局已定。




“不二周助。”


“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和手冢同一级别的人,看来和我预料的有所不同呢。”


看着倒在绿色塑胶球场上的Omega心力交瘁的样子,仿佛一朵娇弱的花朵绽尽风华却难承迟暮,语气便也不自觉地充斥了一些名为居高临下的优越。


白石承认对方确实是天才,那些华丽的招式确实包含了使用者天马行空的创造力与灵光万丈。


只是,胜者为王。


荷尔蒙素在身体里叫嚣着,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压迫性的Alpha信息素逼近似乎达到极限的对手。


就这样,让我彻底征服你吧,青学的NO.2。




只是白石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种几乎无人可挡的、想要畅快淋漓摧毁对方的气场却在半途不幸夭折。


紧接着,一股比自己更汹涌更猛烈的极具情绪化信息素咆哮而来。




这是一种怎样寒彻骨的感觉?


如同千里冰封的信息素仿佛一双张开的羽翼,以不二周助为核心紧紧包容起来。


生人勿近。




好强的Alpha保护欲。


白石拧了拧眉,想着青学一直是这样保护处于弱势的Omega吗?


等白石再度缓过神来望向对手的时候,他看见那个人已经全力以赴地站回了底线,蓄势待发。


再后来,波澜不惊的眼神开始汹涌澎湃直至绝顶。


再后来,温柔平静的声音也越发高亢呐喊了起来。




即使是在路边盛开小花 ,也可能隐藏着难缠的毒。


更何况,不二周助生若夏花般的灿烂,将自己拉入深不见底的绚烂深谷。




很多年后,白石依旧会嘲笑自己那时本带着想要将对方从外到内侵食殆尽的想法,却一不小心被牵引着一步一步陷入不二周助名为泪中含笑的疯狂。


 


他从零开始反超然后步步为营,惊艳了全场,又扼腕而叹息了一步之遥的胜利。


他大方地承认落败,潇洒而落寞地转身离开,徒留下有话说不出来的赢家。




从那天开始,白石藏之介觉得自己作为一名Alpha真真正正地觉醒了过来。


自己这些年所憧憬的理想型,自己未来想要的合法Omega伴侣,在那个不甘心的笑颜与双手交握的热度传递一瞬间,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




全国大赛过后,两个人的交集不多也不少。


青春学园和四天宝寺的练习赛也好,来自英国的邀请赛也罢,有意无意地对打训练,茶余饭后的简单聊天,都让白石觉得心满意足。


仅仅只是这样就好,不至于重温那时举步离开后徒留下掌心交握的体温慢慢消失。




人的感情从来无法计算,就如雾里看花永远观察不清。 


白石想着自己的攻略方式是如此小心翼翼地将天才温柔地抱紧,终有一天能迎来等待尽头的硕果——以这样的润物细无声方式一点一点迎接未来不二的二十周岁,那个Omega第一次发情期如约而至的平均年龄。


到那个时候,他将寸步不离地守在他的身边,安安静静地只将不二周助一个人从内而外灌入属于白石藏之介的信息素。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属于十四岁那年的臆想罢了。




自己早该知道的。


从那时寒冷到蚀骨的冰冷信息素,就应该了解到不二周助是被人如此深爱着的。 




那一天,他偷窥到了他爱的人完败于手冢国光后的泪水,凄美到让人心碎。


那一晚,他邀请他爱的人去仰望训练场西南的那片星空,浩瀚到让人沉醉。




不二坐在天台的台阶上,像个孩子般迷恋地欣赏着大自然馈赠的美丽。


而他毅然站立着,想着各种各样抚慰白天时落败并不代表什么的话语,甚至脑补了千万遍可能到来的告白机会。




“谢谢你,白石。”


“能陪我看这一个晚上的星空,真的很开心。”


那声线太过温柔,以至于到现在自己已步入而立之年也未能忘记。




他转过身,眉目间的神情温柔如水。


月光星星点点洒在白底T恤上,泛出一种名为清新脱俗的纯净。




那一瞬间,白石觉得自己几乎已经做好准备了。


他想拥抱他,甚至轻轻吻上樱色的唇然后对他说,“不二,让我一辈子陪你看这星空吧。”


但白石终究没来得及坦率地表达出这样的话语,便面对了几乎一切都己经无法挽救的局面。




不二说,也不知道手塚能不能完成陪我一辈子细数繁星闪烁的承诺。  


语气有点娇嗔却自然地不能再自然。




弥漫在空气中的温柔,似乎一丝一缕都在回忆内心最柔软而甜蜜的记忆。


明明是只要伸手就能触摸到美好,却在一念之间让自己所有的美梦失去线索。




“不二君,和手塚是恋人吧?”


明明前一秒还想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想用控制不住的颤抖声线跟他说明自己的心意,却在出口一瞬间逆转乾坤,镇定地说出最不想要的结局。


既然察觉到对方的心意, 又怎能说出“请留在我身边”这样的话语让所爱为难呢?




“啊~真好啊,不二君。恋爱的感觉我还真没有体会过呢。”


“如果你愿意,和我倒倒苦水也是可以的哦。”


难过到窒息的心情被很好隐藏,伪装得近乎完美的最佳损友姿态,即使是洞察力再强的天才也是一时难以发现的吧。




那天晚上到底聊了些什么,白石早就不记得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时自己颓然地远望着那道坚不可摧的感情壁垒,不知进退。




无力回天,那就任由情感随风消逝吧。


所以在那之后,白石决定如果不能实现标记不二,那就守护着他的爱情吧。


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很好的室友,可以一起交流种植毒草和仙人掌的经验,可以一人演奏一人热唱,可以来很多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可以私下分享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心事。




U17的集训并不是一个假期便宣告终结的游戏。


高中三年,白石和不二作为排位前列者一直留到了17岁那年才在后辈恋恋不舍的膜拜视线中退出。


不二作为中心球场中唯一的一位Omega无疑是个传奇,常年的训练培养出来的不仅仅是体力与意志力,更多的还是精神上的强大。


那么多年,在普通Omega开始有意无意散发出让身边Alpha神魂颠倒的信息素时,不二始终是以一种抑制的姿态,纯净无味。


然而,这一点颇带禁欲色彩的模式似乎更挑起了那些荷尔蒙旺盛的Alpha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欲望。


有多少次了?感受到不二身边有调情一般的Alpha信息素弥漫开来的时候,凝神扩散自己的味道来驱逐蠢蠢欲动的邪念。


白石想和手冢国光当年那样,让自己的信息素如同张开的羽翼般将不二严严实实地保护起来,生人勿近。




事实上,他确实成功了,而且成果超乎想象。




如愿以偿地和不二考进同一所大学,然后再次相会于早稻田大学公共必修课上的时候,白石震惊到差点把手上刚领取的教科书摔到了地上。


那些年隐藏了的感情,那些年发誓不让对方察觉的心意,轰然倒塌。


人总是贪婪而带有欲望的,尝到了一些魂牵梦萦的美好便想祈求更多。


所以,当白石闻到不二身上那层淡淡的属于自己信息素味道的时候,脑中的理智几乎崩断。




趁火打劫,吗?


手冢渴求不二,不二也贪恋着手冢。虽然远距离恋爱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的感情,但距离并不只是产生美。


几个月前,手塚拿下了温网青少年组冠军的时候,U17还安排着强度颇大的训练。


不二的睡眠一向浅,但也不至于在一天精疲力竭的训练后会在凌晨三点醒来,微微依靠在墙上对着宿舍窗棂外的星空发呆。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于是在被子里强睁起睡眼朦胧的双眼给正胡思乱想的人发了一条短信。




不要想太多,明天还有训练,睡吧。




手冢国光的职网生涯已经起航,未来必将大放异彩,无人会质疑。


而不二周助距离平均的Omega发情年龄也步步临近,自然规律。




当今网坛不用说TOP10,就算是TOP50中的Alpha性别运动员,拥有属于自己的合法Omega伴侣的屈指可数。


并不是真爱难觅,也并非留恋花丛,更多的恐怕都是在逃避一种责任。


当一位Alpha实现对Omega的标记后,法律规定必须满足伴侣每次发情热的善后工作。


Omega的一次发情期往往持续一周,情事过后即使是再强大的Alpha也承受不了持续多日的体力损耗。这也是为何职业运动员情愿维持性伴侣关系,也不会下定决心去标记一位钟意的Omega成为自己合法的伴侣。


虽然有抑制剂这种药物的存在,但就如字面意思所示,抑制下去的欲望再次袭来之时便是加倍的高潮迭起,那时又该如何承受呢?




不二果然还是困惑了。


这也让白石觉得自己的机会突如其来。




不二作为Omega进入大学后不能再和Alpha同寝,两个人的专业不同课程也是排得很开,几乎没有什么见面的时间。况且,不二的朋友很多,进入大学后这样的势头并没有缩减。


想要更多时间在一起,让自己身上的味道同化也好捆绑也罢缠住不二。


于是申报了不少植物学的课题,然后邀请同样对植物痴迷到一定境界的不二做他唯一的助手与共同研究学者。


于是空降设计系模特招聘现场,指名道姓要做不二的专属模特。


每天奔波于实验室与T台之间,目的是让不二习惯还是沉溺于自己的信息素,或者说是潜意识中想让手冢不定期回国和不二幽会时形成误会?


这样一种几乎变态的想法让白石自己也有时分不太清楚,好在长期信息素的蛰伏让周边对不二心存邪念的Alpha们退散良久,也不乏为一桩好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手冢拿了一个又一个ATP冠军直指大满贯,然后数年如一日地收集不二在当今网坛最喜欢的那几位选手亲笔签名还有各式纪念品,有时也会搞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调味品和绝版古董照相机一并寄过来。


白石结束了一个又一个关于植物学的研究课题,在不二的得力帮助下不仅照顾好一大堆娇生惯养的研究植株也在天才的启发性灵感下总结归纳出不少灵光乍泄的结论。


不二则是一如既往地在服装设计领域笑傲江湖,从草图绘制到贴身裁剪无一不精通让学院的教授们也有时自叹不如,也难怪不少国际奢侈品品牌都意图和这位初出茅庐的礼服设计天才签订长期合作协议。




最重要的是,不二身上的专属白石藏之介信息素浓度一点一点开始为外人察觉。


那天T台走秀结束后的更衣室,白石一边例行等待还在外场告别来宾的不二收工,一边满意地对着能照遍全身的镜子练习走秀造型,却冷不防听见门口似乎有些争执。




“不二,这样真的好吗?”


“我不在乎你被白石占有过多少次,只要你还没被别人标记,我不会放弃的。”


“选择我吧,不二。“


“与其做不得满足的地下情人,我能给你一生的幸福。”




说话的人是不二的直系学长山口城,那个白石不止一次用自己的Alpha信息素驱逐的男人。


那个人注意到了不二身上属于自己的信息素一点点浓重起来,所以就认定自己和不二放纵欲望却逃避标记责任麽。


一直无视外人想法,但在如此质问下白石也不禁有些慌张。


不二当然是知道的吧,他又是怎么想的,但事实是他从来什么都没有说过。


当两个人之间的平衡被外界的力量破坏之际,又该怎么面对不二?




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了。


白石爱不二,爱到恨不得从头到脚趾都为他灌入自己的信息素,可结果却是让彼此背负了这样一个令人误解的关系。




“你这是在侮辱白石,学长。”


不二的声音虽然愤怒,但却出乎意料地带着一丝魅惑。


与之一起而来的是自己从来没有闻到过的清香,与其说是香味不如说是比空山新雨后更为清新,比清冽泉水更为清澈的全身心净化感觉。


整个人都舒服地羽化登仙,任命地又贪恋了几口,甚至忽略了身为Alpha情欲始动的征兆。




“你.....给我下了药?”


“学长....你......”




从欲死欲仙的信息素中清醒,白石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山口城给不二下了药。


提前了的发情热。


属于不二的Omega香味。




轰开更衣室的大门,如同一个濒临发狂的猛兽,白石借助着自身Alpha结合热始动的势头爆发出前所未有的侵略性信息素,直冲那个道貌岸然手法下作的所谓前辈。


山口城虽然也是Alpha但毕竟不是运动员那般有利体格,同样的结合热升腾状态下竟不争气地被白石的信息素一下子冲倒在了地上。




“滚出去!“


从来没有过的激烈情感让白石一把拖起瘫坐在地上吓得目瞪口呆的山口城,硬生生地连扔带踢赶到了后台之外。




真是太糟糕了。


他看见在墙角缩成一团,咬着牙浸润在不知是汗水还是体液中的所爱。


他发现自己的欲望在不二的发情热中被暴露无遗,那么多年隐藏着的心思终究还是暴露了。




“白石........”


不二极具诱惑的口音让自己的荷尔蒙冲动到濒临绝顶,受蛊惑般的挪到墙角然后紧紧抱住被第一次发情热折磨到全身颤抖的人。




“对不起......”


“不二,我.....也是从国中就开始喜欢你的。”


“一直........”


这么多年,那些爱或许依旧比不上手冢,但也是深沉到无法自拔。




所以,请给我一个肯定的动作吧。


即使不是标记,也请让我解脱你身体中的苦痛与灼热。


彼此下体都透过衣服传递着硬到不能再硬的地步,似乎只要谁忍不住动一动,瞬间就会擦枪走火。


两个人都是在忍耐,大口大口地喘息成了整个后台唯一的声音。




“唔.....”


怀里的人闷哼了一声,似是呻吟,似是解脱,又似是首肯。


白石咬了咬牙几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惊奇的发现那些小频率的颤动竟然开始平静下来。


同样,Omega的发情热和味道,也一点一点不可思议地淡了下来。


随后,他看见不二近乎虚脱地摊在自己肩膀,手上握着静脉注射器不知何时已将其中药剂注入自己体内。




“不二,你....?”


“注射了抑制剂?”




不可思议地喊了出来,对方却没有回答。


呼吸有些微弱,双眼紧紧地闭着俨然是被折腾得昏迷了过去。




针筒上有一个大大的乾字标记,白石管不上去忧伤自己的被拒绝,也不在意自己身上的欲望还没来得及处理便立即翻开手机通讯录拨给了药剂的提供者。


同样在东京的乾贞治接到电话后不到十分钟便赶来了,迅速地说明了下情况然后看着这位前任青学校医级调理师手势娴熟地给晕厥过去的不二注入各色试剂。




“白石,你大可不必怀疑我.....“


“所以,现在不如先去解决下自己的生理问题吧。”




乾贞治的口吻低沉而不容拒绝。


所以乖乖在厕所平息了荷尔蒙,安定了心情,再次回到后台时,不二已经呼吸顺畅神色安稳地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做了一个外面说话的姿势,两个人退了几步,各怀心事一时间竟也说不出什么话。




“你知道的,手冢把不二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乾想了想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继续说了下去。


“也不瞒你,让不二随身携带抑制剂还有喷雾剂是手冢让我准备的。并不是预料到会提前发情这种可能,而是我每月一次例行给不二检查的时候发现你的信息素浓度在不二身上越来越大,而手冢他在这几年回国和不二见面时也发现了这一点。”


“这种浓度虽然远比不上结合,也谈不上性行为后的信息素残留,但可以肯定的是你和他一直在一起,而且刻意释放自己的味道......就像慢性中毒,有一天如果不二离开了你,他的身体难说不会怀念曾经包裹在身体周围的信息素......”




慢性中毒吗?


白石默默地在一旁听着,想到了国中时代还没有遇见不二前,败于自己拍下的各位网球好手都对着自己缠满绷带的左手说,这简直就是隐藏着无限杀机的毒手。 


没想到,这些年对不二藕断丝连的感情与有意无意地信息素传递,倒真的成了一个播撒毒药的恶人。




“说到底,手冢也是没有自信吧。”


冷笑了几声,白石怜惜地看了看还沉浸在梦中的不二,转过身终究抑制不住汹涌而来的情感。




“整整五年,有多少Alpha在不二身边图谋不轨。”


“我爱不二,但排在第一的永远都是先保护他不受到任何伤害。”


“就在这一点上,手冢国光他又有什么资格来挑战我的感情付出?”


“新人首次出道需要名模走秀夺人眼球,多少模特以一夜情为筹码标价,更有甚者临场而退威逼利诱。那个时候,手冢国光又在哪里?”




白石话越说越快,情绪也开始激动起来。


乾于是恍然想到那惊艳全场的不二首次设计走秀,也曾疑惑过为何模特居然是白石兄妹和忍足兄弟这样的非专业人士。


然后又回想起那时交给不二药剂时天才不解的口吻,如今听来倒像是在戏谑手冢的小心眼。




“白石如果真的对我不利,那他是有千千万万次可以得手的机会,但他没有。”


“白石释放信息素是在保护我,恰巧我对这样的味道也并不排斥而已......”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只有会伤害白石的喷雾剂,我不能接受。”




等不二醒来的时候,歪过脑袋看到的是一言不发的白石和乾。


差不多猜到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忘记在推入抑制剂时白石情热下的告白。


和白石相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从朋友的角度来说,不二真的很喜欢那种感觉。


但是从感情方面,除了手冢再也容纳不下第二个人了。




“对不起......”




白石藏之介的好,不二周助或许从一开始就知道无以回报。




情债难还。


这些年,本以为都是明白的。




“不二君,会讨厌我吗?”


白石多希望能从不二口中听到厌恶自己的话语,这样他便能彻底死了心全身而退。




“白石,你知道的,这不可能。”


“过去,现在,未来。”




那口吻依旧温柔如水,那眼神依旧清澈真诚毋容置疑,只是情欲的暂退使得残留的媚色无可避免。




认命了。


白石藏之介或许才是那个主动承受慢性毒药,病入膏肓的那个人罢。




乾贞治轻咳了几声以打破空气中难熬的尴尬,然后默默起身问了问不二是不是要现在联系手冢,让他马上从德国赶回来。


毕竟发情热一旦开始,就算有抑制剂也是很难熬过去的。




从恋情彻底宣告死亡的阴霾中醒来,白石听见了这个提议也认为是迫在眉睫的最佳方案。


毕竟以不二现在这样的身体,要得到他想要的解脱,手冢没有理由不会来。




但是躺在沙发上的人却摇了摇头,神色有些悲伤,却还是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白石想到了手冢夺得温网青少年组冠军后的那个夜晚,不二从午夜醒来后对自己短信的回复。




“如果我的存在妨碍到手冢的话,我做好了一个人承受那份痛苦的准备。”




五月中旬,法网已然开赛。


想到前几天还看到文体版块对手冢选手一路过关斩将打入32强的新闻,不二恐怕已经做好了熬到赛事结束的最坏打算吧。


一个月,整整一个月,真的有那样一种抑制剂的存在,能压下长达30天之久的情热之苦吗?




但不二周助的决定,没人可以改变。


所以乾贞治就这么隐瞒了手冢,然后按时送来足量的抑制剂以备不时之需。


白石则是尽可能抽出时间陪在不二身边,以免情热再次爆发起来波及周边的Alpha甚至Beta。


两个人的秘密工作做得很好,以至于三人身边的亲人与挚友都没有发现其中异样。




所以那天窝在不二的房间里看着手冢在红土场上跌打滚爬获得半决赛胜利的时候,白石觉得不二所做的一切几乎就将迎来最棒的结局了。


当电视镜头一从比赛现场切换到讲解员的时候,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这个时间点,不是手冢国光又会是谁呢。




他看着不二满脸笑容地埋在沙发里接起电话,笑得咯咯作响花枝乱颤,一股名为甜蜜而酸涩的情绪爬了上来,竟不能自己。


想要迅速离开这个让人尴尬的气氛与环境。


于是白石迅速地收拾了自己的背包,然后捎上口服抑制剂残留下来的包装,甚至不忘和不二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姿势准备离开后,冷不防在开门的一瞬间和正准备进入的不二裕太迎面相撞。




不二裕太大概是来和哥哥一起分享手冢国光成功闯入决赛的喜悦。


所以白石第一眼看到的只是那个男孩满脸的笑容,但眨眼一瞬间,震惊与愤怒的眼神吞噬了一切。




“白石藏之介,你竟然给我老哥服用抑制剂!”




之后的事,白石有些记不得了。


那时他一把捂住不二裕太的嘴巴,然后转身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的不二。


手机里似乎隐隐传来不安到刺痛耳膜的声响,但那个已经不重要了。




再后来,手冢国光不知怎地就借到了迹部财团的直升机从巴黎硬是逆天般赶回了东京。


不二自然是极度生气的,甚至关上自家房门不愿意见那个六小时前还让他笑颜逐开的爱人。


乾贞治也来了,把事情的经过完整而详细地和手冢说了一遍,然后摆出最详细的数据告诉对方自己亲手调制的抑制剂足够维持到决赛结束。




安抚好因为冲动而毁了哥哥近一个月努力的弟弟,白石越过客厅,看到那个现在全世界都在热议的红土小天王有些颓然地靠在不二房门上,眉目尽是疲惫与不能沉受之重。




大满贯每年有四个,所爱今生今世是世上只有的唯一。


不愿让最爱的人承受更多的苦痛与折磨,不愿让最想要的梦想与自己失之交臂。


白石想,如果自己是手冢也一定不愿重返罗兰加洛斯的吧。




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圆满的,但过程却极为痛苦。


当乾贞治给不二再次推入抑制剂与镇定剂的时候,手冢只是狠狠地抱着他的恋人。他的刘海散落得有些凌乱,正好掩饰住那不为人知的表情。


白石看着手冢一步一趋将再次因情热喷涌而精疲力尽的恋人抱上直升机,觉得一种名为诀别的情感涌了上来,便再也忍不住喊了几句一定要夺冠之类的话语。




那一年的罗兰加洛斯决赛,一向以沉稳球风而著名的手冢选手打得心急火燎,吓坏了对面以数据流为杀手锏的好手。


这种侵略如火的攻势让他拿下了职业生涯中第一个大满贯冠军,也让他的世界排名首次杀入TOP10上流圈内。


没有理由不让白石相信,手冢和不二的日子必定走向了他们十四岁那年所设想的正轨。




那之后,白石和不二的距离无可置疑地越来越远。


短信,电话,视频聊天,仅此而已。




不二依旧做着他最喜欢的服装设计工作,难得也会威逼利诱手冢放他去远方旅行拍拍照片看看风景。


虽然签约的是奢侈品品牌礼服专项,但不二每年都会给自己免费定制一些实用的便装,死缠烂磨要求做好试穿repo进以反馈,仿佛他还是他当年学生时代御用的第一模特。




但一切不可能回到过去了,所以只能向前看了。




接受教授推荐的美国硕博连读,又在学成之后前往南美雨林实地考察了几年。


十年如梦,恍恍惚惚自己已经从志于学的二十岁大学生一跃成为了而立之年的植物学教授。




出租车停在了那个沉寂多年的实验室门口,结算好车费,一边上楼一边想着自己是先打扫一下卫生还是先在沙发上躺一会叫个外卖。


插入钥匙,旋转,推门,焕然一新的整洁让自己几乎怀疑走错了房间。


他看见一个蜜色的小脑袋专注地阅读着实验桌上的一排仙人掌背后备注资料,一边还不忘动着手中的笔记录着什么。


一瞬间,白石以为那是自己的幻觉,缩小版的不二吗?


小孩子的反应总是灵敏的,听到了开门声响又察觉到目光的注视,不由得又探出了点身子来。


湛蓝的眼睛不含任何情绪地盯着门口一脸惊愕的大人看了好几眼,然后眉眼弯弯笑了起来,连跑带冲地就往白石身上扑来。




“哥哥,欢迎回来。”




一把抱住主动投怀送抱的孩子,不留一丝痕迹地嗅了嗅让人怀念的几近无味信息素,白石差不多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真是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也不说一声,硬是让自己一个人在这厢瞠目结舌。




“papa听说哥哥今天要回来所以带着ルキ特意过来帮着整理实验室了哦~“


“不过因为ルキ肚子饿了,所以让papa打扫完卫生去楼下便利店买吃的了,马上就会回来啦。”




摸了摸柔柔软软的蜜色脑袋,怀里的宝宝像树袋熊一样暖暖的挂在白石身上,满足而舒缓了归途疲惫的心。




“ルキ认识哥哥?”




“嗯~papa每年的得意之作不都是给哥哥穿着然后拍照传过来的嘛~”


“ルキ和papa都很喜欢那些照片哦,爹地虽然什么都不说但其实他一定也很喜欢,哥哥那么帅嘿~”




听到这里,白石几乎想象得出来每年自己给不二试穿repo时手冢一边围观一边不自觉释放的冰冻气场了。


也只有不二和他的儿子能熟视无睹这种万里雪飘吧,思量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冷颤。




“你爹地对你papa还好吗?今天怎么没一起过来......”




“爹地被papa禁足在家里照顾ルヤ啦.....”




说到这里,小树袋熊很是得意的表情不知为何淡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傲娇的嘟嘟嘴,然后拼命开始往白石怀里蹭。




“哥哥......ルキ想问哥哥一个问题哦......”




“爹地总是说把所有的爱都给了papa,可papa说他的爱都给了ルキ......“




“那.....ルキ是不是应该把爱都给ルヤ呢.....”




“ルヤ可是ルキ求papa求了好久才得到的弟弟哦.....”




看着不知不觉秀了一大把家庭恩爱的小孩,白石任命地叹了口气想着这孩子一定还不懂自家爹地的占有欲和自家papa的腹黑。


所以白石往上抬了抬怀里的蜜色小小熊,举了个高高,口吻轻柔而具有安抚性。




“ルキ和ルヤ都是你爹地和papa最重要的人啦,你们都是被爱着的。”


“不过将来呢,ルキ一定还会找到一个人。那个人值得你去把自己最珍贵的感情交付于他,而且不占爹地、papa还有ルヤ的份。”




被居高临下地看着哥哥宠溺地向自己微笑,ルキ觉得最帅气的哥哥周围散发出一种奇特的光芒,带着清淡的草本香味慰藉了前几秒还纠结于新出生的弟弟会不会缺少被爱的复杂情绪,舒舒服服又飘飘然得宛若在云间漫步。


ルキ喜欢被papa温柔亲亲的感觉,喜欢被爹地紧紧抱在怀里的温暖,也喜欢被弟弟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抓抓脸颊的柔软。


但现在ルキ又找到了另一种喜欢到想要牢牢抓住的东西,那份一点也不输最亲最爱家人般被视若珍宝的味道,不掺杂任何虚伪、诚挚而热烈的信息素告诉ルキ他是如此被那么多人深爱着的。




“ルキ找到那个人啦!“


小小熊窝在白石颈间,呼出的热气惹得白石一阵酥痒,柔软了内心也唤醒了沉睡十年之久的感情。


明明抱在怀里的,是他和别人的孩子。




“那——ルキ决定要把那种感情分给哥哥啦~”


“哥哥的味道,ルキ最喜欢了~”




 


==============================


碎碎念:


手冢和不二远距离恋爱中发生的故事怎么都想写出来,如果说By your side点到了手冢一人客居他乡隐忍之苦,那不二这边希望的则是友情与爱情之间的思量与抉择。


喜欢上冢不二,往往一句台词就足够坚定十年之久。当时不二的一句,”如果我的存在对你造成威胁,那就把我从正选中除名吧“,成了至今为止念念不忘的经典。所以我想,无论是在哪个平行世界,哪个设定中,坚韧不拔、甘于承受落寞苦痛的不二也是人物独一无二的魅力吧。虽然我可能没有很好表达这一点。


最后的最后,终于成功地让ABO设定中天经地义的塚不二孩子们出场了一回呢。


因为设定关系先让软萌的长子ルキ打了一碗酱油,说到名字可能大家会吐槽,不过这里备注一下ルキ和ルヤ都是小名啦,大名不出意外还是国字辈以后会详说的。


如是,请大家依旧不要大意地期待下一周目ABO系列吧。




==============================


附录——无论如何都想贴上来的灵感来源歌词




エピローグ


作词:细谷佳正/作曲:corin./编曲:corin./歌:白石蔵ノ介(细谷佳正)




ただ答えを探して そっと目を闭じてみる


幼いすぎだ仆の言叶と 君の涙




优しすぎたその声が 忘れられずにいるよ


素直にいられず 言えずじまいな 「そばにいて」




きっと今は违う谁か 爱しているのかな?


仆の中に残った 冷たい空気


ただただ… 立ち尽くして… 


今はもう…… 戻れない




ただその手を握って 声にならない声で


引きとめた瞬间に感じた 君の気持




使い古された台词 今さらつぶやいても


夜の空に虚しく消えてく 「爱してた」




そして君は歩き出し 温もりが薄れてく


嫌いになったわけじゃない そう言い残して


ただただ… 何もできず…


ただただ…… ただただ




きっと今は违う谁か 爱しているのかな?


仆の中に残った 冷たい空気


ただただ… 立ち尽くして…


今はもう…… 戻れない




そして君は歩き出し 温もりが薄れてく


嫌いになったわけじゃない そう言い残して


ただただ… 何もできず… 


ただただ…… ただただ




--------------------------------------------------


只想找出答案 轻轻的闭上眼睛回想 


我过於幼稚的说话 与你的泪水 




那太过温柔的声线 现在也未能忘记 


没法坦率 没法说出口的一句 「留在我身边」 




现在一定有另一个人 爱著你吧? 


留给我的 只有冰冷的空气 


我只能够 呆呆的站著 


现在已经 无法回复到当初 




只能紧紧的握著你的手 想用颤抖的声线跟你说 


但在留住你的瞬间察觉到 你的心意 




事到如今 即使对你说出那陈旧的台词 


也会在夜空中消失化成虚无 「曾经爱著你」 




然后你举步离开 从你身上传来的体温慢慢消失 


「并不是变得讨厌」 你只留下这麼一句 


一切都己经 无法挽救 


只能任由它 随风消逝 




现在一定有另一个人 爱著你吧? 


留给我的 只有冰冷的空气 


我只能够 呆呆的站著 


现在已经 无法回复到当初 









评论

热度(280)